<dl id='fxsk5'></dl>

<code id='fxsk5'><strong id='fxsk5'></strong></code>

    <fieldset id='fxsk5'></fieldset>

          <span id='fxsk5'></span><ins id='fxsk5'></ins>
          <i id='fxsk5'><div id='fxsk5'><ins id='fxsk5'></ins></div></i>
          <i id='fxsk5'></i>

          <acronym id='fxsk5'><em id='fxsk5'></em><td id='fxsk5'><div id='fxsk5'></div></td></acronym><address id='fxsk5'><big id='fxsk5'><big id='fxsk5'></big><legend id='fxsk5'></legend></big></address>

        1. <tr id='fxsk5'><strong id='fxsk5'></strong><small id='fxsk5'></small><button id='fxsk5'></button><li id='fxsk5'><noscript id='fxsk5'><big id='fxsk5'></big><dt id='fxsk5'></dt></noscript></li></tr><ol id='fxsk5'><table id='fxsk5'><blockquote id='fxsk5'><tbody id='fxsk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xsk5'></u><kbd id='fxsk5'><kbd id='fxsk5'></kbd></kbd>
        2. 狂戀大提琴

          • 时间:
          • 浏览:16

          kintear現為t中高一7班文藝委員,班委會骨幹,老師的得力助手,兼美術課代表和板報小組成員。

          在班裡,仔細觀察便會發現一個身影,去哪兒都是一路小跑,在班裡忙前忙後,一會兒和班主任爭得面紅耳赤,一會兒又在課桌前為一道題緊鎖眉頭。身影的主人常常笑,毫無顧忌的那種,還總是邊笑邊很瀟灑地甩一下頭,並伴著她那薄薄的肩膀一上一下地顫動。她的笑很特別,像要窒息似的,每隔一秒吸一下氣,音調極高,弄得周圍的人時常會“莫名驚詫”一番。好在時間一長,也習慣瞭。或許是她的能幹,或許是她那笑聲裡帶著些許放肆吧,坐她前面的哥們兒給她起瞭個綽號“鳳姐”,說她像《紅樓夢》裡的王熙鳳,是老師面前的紅人,大傢要加強“戒備”。她並不還嘴,隻是挑起眉毛,睜大眼睛斜愣愣地盯著那個男生,嚇得他每次都話說一半就咽瞭回去。

          她就是kintear,也算是我們班的一面獨特旗幟瞭,向外班人提起她,一般人傢都會苦思兩秒,然後頓悟,“就是那個鳳姐嗎?”

          然後竊笑著跑掉……我和她是老相識瞭,6年小學時光流水般從指間匆匆流過,高一剛開學時再見到她險些認不出來瞭。的確,她變高瞭,瘦瘦的,削得一頭碎碎的短發,還有一縷隨意地搭在眼前。微黑的臉龐有些骨感美。

          聽說要采訪她,她先是以那特有的方式大笑,然後一抬眼皮,歪著頭問:“我?!”

          我肯定地點瞭點頭。接著又是一陣節奏感很強的“哈…哈…哈…哈”。我抬起頭,發現她挑起眉毛,瞪大眼睛盯著我,便忙又低下頭,拉著她坐回她的座位。 “現在開始!”

          我下命令似的說道。

          “先講講這次你們籌備合唱節的近況吧!”我翻開瞭采訪本第一頁。

          “嗯,嗯,就是想出些新歌,如果可能的話就找同學譜個曲子,像x班那樣弄出首班歌來,估計效果不錯。再多加些樂器伴奏,合理利用班裡人才資源唄!”

          “對瞭,你還拉大提琴嗎?”我隨口說瞭句。

          “不拉瞭。”她的回答很短。

          “你們在講大提琴的故事嗎?”她的同桌兼密友 yonger湊瞭過來,還偷眼看瞭kintear一下。

          “別瞎說瞭!”她瞪瞭 yonger一眼,轉回頭笑著對我說:“別理她,她這兒(指著腦袋)出瞭問題!”

          “是嗎?”我故意提高聲調,滿懷期待地望著她,“大提琴!?”又重復瞭一遍。

          她有些無奈,挑起瞭眉毛,把頭轉向瞭窗外,半晌無語。

          一縷陽光照在瞭她的頭發上,泛起瞭絲般的光澤,滑溜溜的,讓人看得心裡發慌。

          kintear和大提琴?我腦子裡出現瞭一堆奇怪的符號,猜不出這個在我眼中一直有著幹練女強人形象的“鳳姐”會講出什麼故事來。

          “從哪兒開始?”她突然冒出的這句話嚇瞭我一跳。趕忙強打精神,“從頭!”我按下瞭采訪機的按鈕。

          “其實,我不是不想說,隻是,隻是不知道這算不算一個故事,一個能完整講出的故事。”她望瞭我一眼,我努力保持著笑臉,她繼續說道。“我和他之間,真的,沒有什麼。”kintear低下瞭頭,玩弄著那塊兒淡綠色的熒光手表,終於緩緩開口瞭。“初一暑假,我們樂隊排練,照例有一撥新上來的學生。一天休息時,我無意向左轉瞭一下頭,看見瞭一個側臉,是一個身著……淺灰色無袖t—shirt和藍色七分褲的男孩在仰頭喝水。那臉很清秀,有點兒像李在雲(她是hot的忠實支持者),挺瀟灑的,不是痞啊!”她猛地抬起頭解釋道。“那時就覺得這個男孩兒不錯,不過後來一直到初二暑假都沒和他說過話,因為我當時並不喜歡他,隻是覺得他很不同,和別人有種不一樣的感覺,僅此而已。”

          她說話通順多瞭,也從對著我說變成瞭一個人的喃喃自語。聽著她的話,我不自覺地合上瞭采訪本……“那段時間好像過得特快,還沒怎麼著,就到初二暑假,我們又開始一天一天地排練瞭。我們樂隊練習時,要把樂器從樂器廳搬到演奏廳,我每次都會故意走得特快,就為瞭和他打個照面,看一下他的眼睛。我記得有一次排練時,他把架大提琴的支架借給瞭一個低年級的小女孩,老師問他支架哪去瞭,他就解釋瞭起來。我聽著他的話就覺得他很幼稚,有點兒傻乎乎的,或許從那時候吧,我喜歡上他瞭……還有一個原因,是,是……”

          她停住瞭,有些不知所措,她說她不願意把本該隻在心底對自己說的話對任何一個人說。我沒做聲,她遲疑瞭一下,拿起一枝筆,寫瞭起來:

          “我覺得我有些自作多情,因為我曾經在他眼眸裡發現過我的身影,可能是在看我這個美女吧!不好意思,其實我覺得自己挺醜的!”

          她的話讓我讀著有些費解,不過她微紅的臉,還是讓我看明白瞭。

          第二天她看瞭我沒寫完的稿子,突然說不想再說下去瞭,我雖然知道讓一個人完全陷入過去的回憶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卻無法讀懂她的心。我想,我能做的隻有等待,等一個正慢慢關上心扉的人重新打開那扇心靈的窗戶,抑或是,等到她關嚴瞭最後一絲縫隙……下午放學,我沒有走,慢騰騰地在座位上磨蹭。直到隻剩下個空蕩蕩的教室。我發現,她還坐在位子上……“哎呀,我真有點兒理不清思路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