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igeij'></span><dl id='igeij'></dl>
      1. <i id='igeij'></i>

        <i id='igeij'><div id='igeij'><ins id='igeij'></ins></div></i>

        <code id='igeij'><strong id='igeij'></strong></code>

        <acronym id='igeij'><em id='igeij'></em><td id='igeij'><div id='igeij'></div></td></acronym><address id='igeij'><big id='igeij'><big id='igeij'></big><legend id='igeij'></legend></big></address>
        <ins id='igeij'></ins><fieldset id='igeij'></fieldset>

          1. <tr id='igeij'><strong id='igeij'></strong><small id='igeij'></small><button id='igeij'></button><li id='igeij'><noscript id='igeij'><big id='igeij'></big><dt id='igeij'></dt></noscript></li></tr><ol id='igeij'><table id='igeij'><blockquote id='igeij'><tbody id='igei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geij'></u><kbd id='igeij'><kbd id='igeij'></kbd></kbd>
          2. “杜鵑啼血”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17

            很早很早以前,位於四川的蜀國有個國王,叫做望帝。望帝是個人人愛戴的好皇帝。他愛百姓也愛生產,經常帶領四川人開墾荒地,種植五谷。辛苦瞭許多年,把蜀國建成為豐衣足食、錦繡一般的天府之國。

                

            有一年,在湖北的荊州地方,有一個井裡的大鱉成瞭精靈,幻成瞭人形。可是,他剛從井裡來到人間便不知何故死瞭。奇怪的是,那死屍在哪裡,哪裡的河水就會向西流。於是,鱉精的屍體就隨著西流水,從荊水沿著長江直往上浮,浮過瞭三峽,浮過瞭巴瀘,最後到瞭岷江。當鱉精浮到岷山山下的時候,他突然活瞭過來,他便跑去朝拜望帝,自稱叫做“鱉靈”。說來也巧,鱉靈正碰見望帝愁眉不展,嗟呼長嘆,便忙問為什麼如此惆悵。望帝見到鱉靈,非常喜歡他的聰明和誠懇,便告訴瞭他緣故。

                

            原來,有一大群被蜀人燒山開荒趕走的龍蛇鬼怪,不願離開天府之國的寶地,更不情願看到蜀人把自己的傢園建成樂園,他們便使瞭妖術,把現在川西原來一帶的大石,都運到夔峽、巫峽一帶的山谷裡,堆成崇山峻嶺,砌成龍穴鬼窩,天天在那裡興風作浪,將萬流歸海的大水擋住瞭。結果,水流越來越大,水位越來越高,將老百姓的房屋、作物甚至生命,埋葬在無情的洪水裡面。大片大片的梯田和平地,人們生活的地方,變成瞭又黑暗又污穢的海底。這種百姓遭殃受罪的情景已經很長時間瞭,可是誰也沒有辦法,望帝因而茶不思、飯不香,心中難受。

                

            鱉靈聽後,便對望帝說:“我有治水的本領,我也不怕什麼龍蛇鬼怪,憑著我們的才智一定能戰勝邪惡。”望帝大喜過望,便拜他做瞭丞相,令他去巫山除鬼怪,開河放水救民。

                

            鱉靈領瞭聖旨,帶瞭許多有本領的兵馬和工匠,順流來到巫山所在,和龍蛇鬥瞭六天六夜,才把那些兇惡頑劣的龍蛇捉住,關在瞭灩澦堆下的上牢關裡。接著,他又帶領人們和鬼怪拼鬥瞭九天九夜,才把那些邪惡狡猾的鬼怪捉住,關在瞭巫山峽的鬼門關裡。然後,鱉靈著手把巫山一帶的亂石高山,鑿成瞭夔峽、巫峽、西陵陜等彎曲峽谷,終於將匯積在蜀國的滔天洪水,順著七百裡長的河道,引向東海去瞭。蜀國又成瞭人民康樂、物產豐饒的天府之國。

                

            望帝是個愛才的國王,他見鱉靈為人民立瞭如此大的功勞,才能又高於自己,便選瞭一個好日子,舉行瞭隆重的儀式,將王位讓給瞭鱉靈,他自己隱居到西山去瞭。

                

            鱉靈做瞭國王,便是“從帝”。他領導蜀人興修水利,開墾田地,做瞭許多利國利民的大好事,百姓過著快樂的生活,望帝也在西山過著清心寡欲的日子。

                

            可是,後來情況慢慢起瞭變化。叢帝有點居功自傲,變得獨斷專行,不大傾聽臣民的意見,不大體恤老百姓的生活瞭。人們為此愁起來啦。

                

            消息傳到西山,望帝老王非常著急,常常食不好寢不安,半夜三更還在房裡踱來踱去,想著勸導叢帝的辦法。最後,他還是決定親自走一趟,進宮去勸導叢帝。於是,第二天早晨,他便從西山動身進城去訪叢帝。

                

            這個消息很快就被老百姓知道瞭,大傢都誠心誠意地期望叢帝能悔過反省,便一大群一大群地跟在望帝老王的後面,進宮請願,結果,便連成瞭很長很長的一支隊伍。

                

            這一來,反而把事情弄僵瞭。叢帝遠遠地看見這種氣勢,心裡起瞭疑惑,認為是老王要向他收回王位,帶著老百姓來推翻他的。叢帝心中慌瞭,便急忙下令緊閉城門,不得讓老王和那些老百姓進城。

                

            望帝老王無法進城,他靠著城門痛哭瞭一陣,也隻好無奈地回西山瞭。可是,望帝老王覺得自己有責任去幫助叢帝清醒過來,治理好天下,他一定要想辦法進城去。他又想呀想呀,終於想到隻有變成一隻會飛的鳥兒,才能飛進城門,飛進宮中,飛到高樹枝頭,把愛民安天下的道理親自告訴叢帝。於是,他便化為一隻會飛會叫的杜鵑鳥瞭。

                

            那杜鵑撲打著雙翅飛呀飛,從西山飛進瞭城裡,又飛進瞭高高宮墻的裡面,飛到瞭皇帝禦花園的楠木樹上,高聲叫著:“民貴呀!民貴呀!”

                

            那叢帝原來也是個清明的皇帝,也是個受到四川百姓當成神仙祭祀的國王。他聽瞭杜鵑的勸告,明白瞭老王的善意,知道多疑瞭,心中很是愧疚,以後,便更加體恤民情,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好皇帝。

                

            可是,望帝已經變成瞭杜鵑鳥,他無法再變回原形瞭,而且,他也下定決心要勸誡以後的君王要愛民。於是,他化為的杜鵑鳥總是晝夜不停地對千百年來的帝王叫道:“民貴呀!民貴呀!”但是,以後的帝王沒有幾個聽他的話,所以,他苦苦地叫,叫出瞭血,把嘴巴染紅瞭,還是不甘心,仍然在苦口婆心地叫著“民貴”!

                

            後代的人都為杜鵑的這種努力不息的精神所感動,所以,世世代代的四川人,都很鄭重地傳下瞭“不打杜鵑”的規矩,以示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