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areu'><strong id='areu'></strong><small id='areu'></small><button id='areu'></button><li id='areu'><noscript id='areu'><big id='areu'></big><dt id='areu'></dt></noscript></li></tr><ol id='areu'><table id='areu'><blockquote id='areu'><tbody id='are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reu'></u><kbd id='areu'><kbd id='areu'></kbd></kbd>

    <code id='areu'><strong id='areu'></strong></code>

        <fieldset id='areu'></fieldset>
        <ins id='areu'></ins>

      1. <i id='areu'><div id='areu'><ins id='areu'></ins></div></i>
          <acronym id='areu'><em id='areu'></em><td id='areu'><div id='areu'></div></td></acronym><address id='areu'><big id='areu'><big id='areu'></big><legend id='areu'></legend></big></address>
          <span id='areu'></span>
          <dl id='areu'></dl>
        1. <i id='areu'></i>

            電車魔女2失戀獨角戲

            • 时间:
            • 浏览:15

              最不像分手的分手
              
              2013年夏天,副熱帶高壓在這座城市的上空久久駐留,沒有離開的意思。夏艾菲的行李被面包車司機粗暴地卸在樓道口。隻有在搬傢的時候,她才深刻意識到一個人生拍拍拍影院活在世界上竟然需要擁有那麼多物質,大包小包,鼓鼓囊囊的,沉得要死。她隻能憑借自己的力量把這些東西從一樓搬到六樓,沒有電梯可乘。勞動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她預感到自己可能會精神崩潰。因為天太熱瞭,東西太沉瞭。她擔心自己會從剛租來的房子裡縱身一跳。在悲劇沒發生之前,她撥通朱一凡的電話,動用瞭她能想到的全部臟話、粗話,給瞭朱一凡一頓排山倒海的臭罵。罵痛快瞭,夏艾菲果斷掛掉電話,長長地舒一口氣,感覺自己可以平心靜氣地繼續搬行李瞭。
              
              過瞭一會兒,她三生三世枕上書收到朱一凡發來的短信:你沒事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夏艾菲開始計算與朱一凡分手的時間。距離他們最後一次吵架的日子已經過去432天。
              
              那天,夏艾菲在衛生間讓朱一凡遞一塊毛百度巾給她,話說瞭三次,一次比一次大聲,都是有去無回。朱一凡正對著電腦看一篇時政評論文章,把她的話過濾得一幹二凈。完全失去耐性的她沖出衛生間,朝朱一凡的腦袋狠狠打瞭一巴掌,緊接著又使出一招河東獅吼,無情摧殘著朱一凡的耳膜。她清楚地見到朱一凡的臉色從莫名其妙三級三d玉蒲團在觀看線到惱羞成怒到不耐煩到最後的無動於衷。
              
              人生中的又一個夜晚就這麼輕易變得糟糕起來。
              
              以往,他們的吵架流程是這樣的:從一言不合到針鋒相對、惡言惡語、拳腳相加,再到冷戰數日,最後一方妥協,重歸於好。但是這次,朱一凡始終沉默不語,像一塊巨大的海綿,默默吸收瞭夏艾菲的無理取鬧。夏艾菲其實最受不瞭不理不睬的冷漠態度,鬧得沒瞭力氣,癱坐在沙發上,眼淚汪汪地盯著朱一凡。眼淚裡不止是委屈,還有著深深的迷惘——她不知道應該怎樣對待這份堅持瞭五年的感情。
              
              夏艾菲說:朱一凡,我們分手吧。
              
              朱一凡的身影在淚眼裡變得模糊不清,但他的聲音格外清晰:夏艾菲,你最好想清楚,我不希望你說出這種話是因為被憤怒沖昏瞭頭腦,我們都應該冷靜地思考一下我們的關系。
              
              夏艾菲的心裡咯噔一下,像被針尖猛地刺到瞭。她本以為這又是一句有去無回的話。她極少在朱一凡口中聽見自己的全名,他一般都叫她菲菲
              
              她反問:看來你早就想好要分手瞭,對不對?
              
              朱一凡再次陷入瞭沉默,夏艾菲理所當然地把這沉默當作默認。
              
              這是他們倆最不像分手的一次分手。早上起床後,朱一凡照常做瞭兩個人的早飯。夏艾菲一直生著悶氣。出門的時候,朱一凡提醒張靜靜丈夫回國她:路上註意安全。自從他們談戀愛之後,朱一凡這句話就一直沒變過,凡是夏艾菲單獨外出,朱一凡必說無疑。夏艾菲給瞭他一個白眼,說:你真是一個無聊透頂的奇葩,你爸媽知道嗎?
              
              下午三點多鐘,夏艾菲收到朱一凡的短信:我走瞭,鑰匙放在桌上。
              
              她不假思索地回瞭一個
              
              晚上回到傢,發現朱一凡的東西已經搬運一空。原來,這一切都是蓄謀已久。惱火的夏艾菲撥通瞭朱一凡的電話,劈頭蓋臉地罵瞭一通,電話那頭也沒聲音,過瞭一會兒才聽到掛斷的聲音,再打過去,對方已經關機。真夠絕!夏艾菲恨得牙癢癢。
              
              逃離戀人的影子
              
              夏艾菲第一次搬傢,是在分手後的第二周。她意識到自己可能沒辦法把朱一凡的身影從房間裡趕出去。雖然他的東西已經搬空田徑世錦賽延期新聞,但氣息一直在。所謂的氣息,大概是氣味和記憶混合的產物,有時候是留在床頭的一根頭發,有時候是隱約聽到的開門聲。有一次在樓梯口與一個男的擦肩而過,聞到瞭與朱一凡身上相同的古龍水氣味,夏艾菲激動得渾身發抖,急忙轉過頭去,發現不是那個熟悉的身影,竟然像丟瞭魂魄一樣失落。有天早上,夏艾菲睡過頭,醒來的第一反應竟是朱一凡怎麼還不叫自己起床,愣瞭兩三秒鐘,才意識到那個人早已不再是起床鬧鈴。她氣急之下忍不住打電話罵朱一凡,但罵著罵著就哭瞭。
              
              一個人租房子住,才發現單身公寓的租金好貴,隻好選擇合租房。夏艾菲在網上聯系瞭一間相對便宜的房子,走進一看,著實嚇瞭一跳:完全沒有裝修的毛坯房裡住著七八個男人,有人在抽煙,有人在玩電腦遊戲,有人坐在床沿正直勾勾地盯著她看;有一個穿黑絲的女人夾雜在男人中間;房間裡一股濃重的煙味,夏艾菲剛邁進客南海首次發現鯨落廳就逃瞭出來,跑出小區門口時才松瞭一口氣,慶幸自己沒有被劫財劫色。
              
              她最終咬牙切齒地下瞭決心,與一個女孩子合租瞭一個環境好一點的房子,房租當然不菲。搬傢那天,自己把行李拎上拎下,累到腳抽筋。以前這些苦力活統統由朱一凡包辦瞭,她隻負責站在樓下嘻嘻哈哈地給朱一凡打氣、加油,冷不丁地在他汗涔涔的額頭上親一口,聲稱這是愛的力量。朱一凡還無比配合地表現出瞬間被打雞血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