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q1vg'><strong id='aq1vg'></strong></code>
<dl id='aq1vg'></dl>
    1. <tr id='aq1vg'><strong id='aq1vg'></strong><small id='aq1vg'></small><button id='aq1vg'></button><li id='aq1vg'><noscript id='aq1vg'><big id='aq1vg'></big><dt id='aq1vg'></dt></noscript></li></tr><ol id='aq1vg'><table id='aq1vg'><blockquote id='aq1vg'><tbody id='aq1v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q1vg'></u><kbd id='aq1vg'><kbd id='aq1vg'></kbd></kbd>
    2. <acronym id='aq1vg'><em id='aq1vg'></em><td id='aq1vg'><div id='aq1vg'></div></td></acronym><address id='aq1vg'><big id='aq1vg'><big id='aq1vg'></big><legend id='aq1vg'></legend></big></address>

    3. <fieldset id='aq1vg'></fieldset>
        <span id='aq1vg'></span><ins id='aq1vg'></ins>

        1. <i id='aq1vg'></i>
            <i id='aq1vg'><div id='aq1vg'><ins id='aq1vg'></ins></div></i>

            時間偷喝的

            • 时间:
            • 浏览:27

              那段日子常加班,完工後,有時同事們會去喝一杯,再趁著月色回傢。過馬路時,拐彎處有車燈,極兇險地撲面,他伸手將她一擋:“當心。”聲調微醺。她轉頭一瞥,幽暗裡,他的眼睛這麼亮,令人驚奇,呼吸間帶酒香,像看不見的舌尖,輕輕撩撥她。

              她沒法不留意他。電腦前專註的背影;玩飛鏢時,孩子般的大叫;開會時鎮定而銳利,如劍斂於鞘;去酒吧,喜喝薑汁白蘭地,一杯一杯如飲白水她在最遠的角落,也不由一揚頭,一飲而盡,嗆得劇咳不已。

              他後來跟工程部經理吵瞭一架就辭職瞭,塵世茫茫,他像大兵瑞恩消失在二戰的汪洋大海裡一樣,她自知沒能力找到他。熱烈而黑暗的愛意,便更像地殼下的暗湧,毫無來由,絕無出路。

              幾年後,談婚論嫁的男友上她傢來,以準主人身份驗視一切:“咦,你不是不喝酒的嗎?”手裡的酒瓶,披瞭一件灰塵的毯。

              她但笑而不語,沖洗幹凈,“啪”地開瞭瓶。也算“與往事幹杯”吧,這原封不動的愛意,容她小小地醉,她卻愕住——瓶裡是半空的。

              窗外有月,淡如2鉛筆地信手一勒,記憶中男孩的臉孔幾不可辨。恍惚中她記起仿佛有這麼一種說法:無論如何重門疊戶,密封,藏好,陰暗不見,儲存的白蘭地,都會無端端,一年又一年,揮發。

              她想她終於知道:原來愛情與酒一樣,都會被時間偷偷喝掉。